Minters

铸币工人

垂死的天使


“为什么?”我轻轻地问道,我坐在晃动的小舟上,月亮从海面上升起,我沉默地打捞起漆黑中冰冷的星辰碎片,“你为什么说世界是假的?”

流动的海水下是魔王沉静的面容,被冰封的他倏然睁开了灰蓝色的眼眸,疲倦而机械地回答,“我唯一能确认的,是死亡。”

魔王,是死之王。

世界在他的眼里,只有白茫茫的雪。
这个想法在吐露的一瞬间就升成了灵魂似的透明果核,一切词句都是如此单薄,他在漫无边际地飘荡中思念一切简洁的表达,困缚于冰面之下的他即使于黑暗中也大雪纷飞,徒劳的悲哀令人落泪,然而洁白的冰屑却颤住了他的睫毛。

我可能什么都想要:那每回无限旋落的黑暗以及每一个步伐升盈令人战栗的光辉*。

但他是死之王,怀抱...

【垂死的天使】

“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魔王坐在灰白色的石阶上,幽蓝色的火星从他的黑指尖掉落,他在安静地看向远方,我心如擂鼓,口干舌燥,仿佛烈焰在我的喉咙燃起般干涩,我艰难地咬着下唇,重复了一遍,“什么?”

“我觉得,这个世界是假的。”

他转过头来,却没有看我一眼。

假的。

他的眼眸是平静的浅灰。

沉冷的夜鸟呢喃叹息,黑白数字在脚底下无限地延长,拉出了尖锐的影子,我打开门,那儿一无所有。

“这个世界是假的咯。”

我僵硬地看向他,永恒与永恒,尘土是唯一的秘密——那仅有的死亡,死亡*,死亡是向永生的不朽凝视,是盛在杯中的百次落日,黎明的酒壶倾倒,晨光跃出锋芒——

可那又怎样?...

【垂死的天使】

#奥洪#
“永远不要回来,”占梦师抱着钢琴家,柔软的双手扣在他的后脑,摩挲着他黑色的发丝,占梦师波斯猫般的绿眸盈满泪水,“永远不要回来,罗德。”
“如果这是你的宿命。”钢琴家落下一声叹息,占梦师错愕地松手——钢琴家在她鬓边插上了一只滴着露水的天竺葵,她的丈夫的语调是那样地坚定铿锵,斩钉截铁地决然果断,“我愿与你同在,我们永不离分。”

占梦师咬住干燥的嘴唇,下午四点的阳光静得恍若透明,罗德里赫的手贴上她的脸庞,缱绻的温柔。
“我知道,丽兹,我认识得你不是真正的你,你本如盛夏的阳光,神采飞扬,肆意张狂,你的眼眸,”钢琴家的拇指温柔地揉过她的眼角,拭去最后一滴泪水,“熠熠生光。”
“然而无论是哪个你,我都...

垂死的天使


漫长的时间泡沫似的消融了他的形象,残留的不过是玫瑰色泽的语句,混沌之中我恍惚地微笑,我曾是魔王,我曾是魔王,我曾是魔王。不久之后,我将像阿尔弗雷德一样,谁都不是。不久之后,我将是众生。

因为我将步入无法避免的死亡。*

“看到了么?”占梦师怜悯地俯视那个不断颤抖的天使,须臾之间那双曾属于人类的碧蓝色眼眸已永远阖上,风信子在浅紫色的黄昏中摇曳哭泣,“你被他骗了,亲爱的。”
“他就是魔王,我的天使。”

天使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祖母绿的眼瞳,残破的羽翅中流出的是廉价的沙子。

匿名提问:

故事美和文字美,你更喜欢哪一个?

Minters 回答:

文字美。

其实也是极为矛盾的,我非常喜欢的作家川端康成,他的故事在我看来通常都是病态的,但他的文字使我忽略了这一点,他的文字有着惊心动魄的美感,纤弱如纸,却瑰丽如阳。

【文评】慕夏

·献给离子慕《忍冬》

》BGM:Шелкопряд
》原文:离子慕《忍冬》(cp:露中)

欠的债总要还,看得文总要赞 @Lithium_离子慕
在擅自解读前,致以诚挚的歉意,全部都是猜测,美好属于原文。

他们的爱情,诞生于战争,他们的故事,湮灭于战争。
可否将你比作夏日?然而夏日匆匆,转眼即是寒冬。
因而忍忍吧,黎明的曙光快要见到了。

你看,冬天到了,春天还会远么?

然而东方既白,他和他都已长睡不醒。

 

》》》

【在那之后,在无梦的沉睡和死去的心脏里,他们会熬过漫长痛苦的寒冬,拥抱着胜利和光荣,重逢在一个明亮热烈的夏日。】

 

愿为西南风,长逝...

【文评】你再不来,我要下雪了。

·献给桃盾《风雪夜归人》


》BGM:one love

》原文:《风雪夜归人》(cp:露中)


希望我没有误解你的世界,因而在擅自解读前,我向你表达我最诚挚的歉意。

我衷心地向我的所有读者推荐这个人的所有文,并不仅是出于个人感情,因为在我和她熟络之前,我先爱上的是她的文字。

温柔如雪,缱绻的爱意脉脉流动,我看见冰透明的灵魂。


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,你再不来,我要下雪了。

在正文出来之前,盾盾放出来的是一个预告,当时我就看得非常感动,甚至擅自写了一篇类似同人的同人的东西,后来一看正文发现真是大错特错,我的解读从某种...

【乐评】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

——Vocaloid China虚拟歌姬 乐正绫篇
曲目:《世末歌者》

【相知,千丝万缕长相依】
初三,雪白的试卷唰唰而下,终日人心惶惶,嗑一罐咖啡,开一箱凉茶,勉强显得不那么浑噩迷茫,笔握在手仿佛可以披荆斩棘,刺目灯光犹如明艳黄油,黏腻地附着皮骨之上,晕眩,晕眩,晕眩,在晕眩中下沉到梦的海洋,劣质耳机骤然爆出一声凄然呐喊,气息绵长,惊得我一个激灵,匆忙翻出手机,水墨中央的曲名简洁却又浸染哀伤——
《三月雨》
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Vocaloid China,第一次认识洛天依,独属于中国的虚拟歌姬。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相当冷门的音乐圈。

【概念:虚拟歌姬】
严格意义上来讲,洛天依、乐正绫等同系列推出的虚...

【关于本博客的一些声明】

你好,我是Minters,一个普通的铸币工人。

写手/coser,不混圈,不混圈,不混圈。
可以交友,看眼缘。

这个账号是用于吃粮和日常以及cos,杂且乱。
当然这个账号还给喜欢的人写评♡

aph同人[及hp/拉郎jelsa/静临]走→
狐妖小红娘/全职高手同人走→
琅琊榜同人走→

©Minters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