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nters

铸币工人

【米英】垂死的天使(7)

真正意义的更新【。】

碌玉:

·本章无英的正面出场,接下来几章可能也没有。


参考: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《巨翅老人》《占梦人》


食用说明:
·warning: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。出现阅读不适请尽快退出。
·warning:后期角色虐/待倾向有,限制级有,ooc严重。


·黑塔利亚同人list:【Minters】黑塔利亚同人整理
·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


前章:(1-4)  (5)   (6)


 ...

【Minters】认真写却无人问津

一直想聊的

珞石:

跟姑娘们聊聊天吧。


去年三月的时候,我从aph的米英爬了狐娘的白苏,可以说是从一个热门爬到了一个冷门,那时候我的心态特别不平,从两位数的热度骤然跌到了个位数,真是一瞬间赤道去北极圈,现在我那段时期都被后来的白苏姑娘们称为白苏的【开荒时期】。[想起来都好笑哈哈哈哈哈]


心态无法放平也跟当时整个米英圈的创作环境有关系,米英圈因为是热门圈,抱团现象很严重,我朋友说从没见过抱团现象这么严重的圈子,这种抱团我不是要批评什么,因为这有好有坏,创作者抱团共同进步,这无疑是圈子的一大幸事,但同时也有坏处,即一味互捧的肤浅,而不是真心实意地批评与喜欢,长远讲,这...

垂死的天使


“为什么?”我轻轻地问道,我坐在晃动的小舟上,月亮从海面上升起,我沉默地打捞起漆黑中冰冷的星辰碎片,“你为什么说世界是假的?”

流动的海水下是魔王沉静的面容,被冰封的他倏然睁开了灰蓝色的眼眸,疲倦而机械地回答,“我唯一能确认的,是死亡。”

魔王,是死之王。

世界在他的眼里,只有白茫茫的雪。
这个想法在吐露的一瞬间就升成了灵魂似的透明果核,一切词句都是如此单薄,他在漫无边际地飘荡中思念一切简洁的表达,困缚于冰面之下的他即使于黑暗中也大雪纷飞,徒劳的悲哀令人落泪,然而洁白的冰屑却颤住了他的睫毛。

我可能什么都想要:那每回无限旋落的黑暗以及每一个步伐升盈令人战栗的光辉*。

但他是死之王,怀抱...

【米英】垂死的天使(6)

明天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更新了

碌玉:

参考: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《巨翅老人》《占梦人》


食用说明:
·warning: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。出现阅读不适请尽快退出。
·warning:后期角色虐/待倾向有,限制级有,ooc严重。


·黑塔利亚同人list:【Minters】黑塔利亚同人整理
·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


前章:(1-4)  (5)



【6】


你看过你小时候的录像么?



那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...

【米英】垂死的天使(5)

碌玉:

参考: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《巨翅老人》《占梦人》


食用说明:
·warning: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。出现阅读不适请尽快退出。
·warning:后期角色虐/待倾向有,限制级有,ooc严重。


·黑塔利亚同人list:【Minters】黑塔利亚同人整理
·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,禁止转载


前章:(1-4)


【5】


这是一场视觉的盛宴,火与光是刺目的金,我在刹那间居然忘记了闭上眼睛,那儿一片猩红,放佛鲜血飞溅,我感觉我聋了,声音在这里无关紧要,一切都像默片时代的长镜头,...

【米英】垂死的天使(1-4)

重修确认,这篇应该会写完,还记得的朋友请关注碌玉这个账号吧。

碌玉:

参考: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《巨翅老人》《占梦人》

食用说明:

·warning: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,三观不正。出现阅读不适请尽快退出。

·warning:后期角色虐/待倾向有,限制级有。

·黑米出没,ooc严重,为【濒死体验】的改写,开放性结局。

·文中的费克(fake)小镇是杜撰的,设定为地中海周边的一个小镇。

 

【1】

我的天使,你相信谁?

 

我相信所有人,所有善良的人,我知道你想问...

【垂死的天使】

“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魔王坐在灰白色的石阶上,幽蓝色的火星从他的黑指尖掉落,他在安静地看向远方,我心如擂鼓,口干舌燥,仿佛烈焰在我的喉咙燃起般干涩,我艰难地咬着下唇,重复了一遍,“什么?”

“我觉得,这个世界是假的。”

他转过头来,却没有看我一眼。

假的。

他的眼眸是平静的浅灰。

沉冷的夜鸟呢喃叹息,黑白数字在脚底下无限地延长,拉出了尖锐的影子,我打开门,那儿一无所有。

“这个世界是假的咯。”

我僵硬地看向他,永恒与永恒,尘土是唯一的秘密——那仅有的死亡,死亡*,死亡是向永生的不朽凝视,是盛在杯中的百次落日,黎明的酒壶倾倒,晨光跃出锋芒——

可那又怎样?...

【垂死的天使】

#奥洪#
“永远不要回来,”占梦师抱着钢琴家,柔软的双手扣在他的后脑,摩挲着他黑色的发丝,占梦师波斯猫般的绿眸盈满泪水,“永远不要回来,罗德。”
“如果这是你的宿命。”钢琴家落下一声叹息,占梦师错愕地松手——钢琴家在她鬓边插上了一只滴着露水的天竺葵,她的丈夫的语调是那样地坚定铿锵,斩钉截铁地决然果断,“我愿与你同在,我们永不离分。”

占梦师咬住干燥的嘴唇,下午四点的阳光静得恍若透明,罗德里赫的手贴上她的脸庞,缱绻的温柔。
“我知道,丽兹,我认识得你不是真正的你,你本如盛夏的阳光,神采飞扬,肆意张狂,你的眼眸,”钢琴家的拇指温柔地揉过她的眼角,拭去最后一滴泪水,“熠熠生光。”
“然而无论是哪个你,我都...

垂死的天使


漫长的时间泡沫似的消融了他的形象,残留的不过是玫瑰色泽的语句,混沌之中我恍惚地微笑,我曾是魔王,我曾是魔王,我曾是魔王。不久之后,我将像阿尔弗雷德一样,谁都不是。不久之后,我将是众生。

因为我将步入无法避免的死亡。*

“看到了么?”占梦师怜悯地俯视那个不断颤抖的天使,须臾之间那双曾属于人类的碧蓝色眼眸已永远阖上,风信子在浅紫色的黄昏中摇曳哭泣,“你被他骗了,亲爱的。”
“他就是魔王,我的天使。”

天使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祖母绿的眼瞳,残破的羽翅中流出的是廉价的沙子。

【2017米诞】lone ranger

2017的米诞(当然不止这一篇),正式给阿尔的还在写,以后aph的同人都将堆在这个博客上,看aph的同人直接关注【碌玉】就可以了。

碌玉:

#艾米丽·琼斯#
(cp默认是米英)


她是雄狮,她是猛虎。
她是失去自由的被囚之鸟,心中渴望似火燃烧。
她无声地撩起眼帘,灰蓝色的眼眸燃烧着冰寒烈焰。
举止优雅,步履从容。


她一步步走向你。
她脱下头盔抱在怀中,粉橙色的靓丽鬈发潇洒跳出,她眨眼慢慢,上翘的浅金睫毛撩动你的心弦。
她在走向你,无声无息。


珊瑚色的唇角扬起,风掠过她的指尖,她利落地起手,扯落她的围巾攥在手里,飘荡的围巾末端扫过她黑色的皮夹克,她膝盖破洞...

12
©Minters | Powered by LOFTER